邪教中的“安慰剂”效应辨析

环亚备用网址

2018-11-08

  2、在医学和心理学上的应用。

1955年,亨利·比彻(HenryBeecher)医生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首次发文指出,如果对病人采取药物治疗,很多患者的病情都会明显好转,但如果仅采用纯盐水或非药用成分进行治疗,约有1/3的患者仍会被治愈,这种疗效不仅表现在心理上,在生理上同样如此。 多年的研究证实此效应的广泛存在,目前,政府管制机关规定新药必须通过临床的安慰剂对照(placebo-controlled)测试,证明该药物或手术在双盲实验中,疗效明显优于安慰剂的疗效,方能视其具有真实的疗效,获得认可,否则申请不予获批。   同时,“安慰剂”效应在心理咨询和治疗领域亦得到深入的研究、应用。

心理咨询中的“安慰剂效应”,是指咨询师在咨询中向来访者提供“安慰剂”,包括心理或病理性药物、生物意义上的中性物质(如维生素)、咨询者的形象、言语和非言语技术及环境的建构等,使来访者由于期望而促进心理障碍减轻或病情好转的心理现象。   3、“安慰剂”效应的易感人群。 容易对安慰剂出现相应的心理和生理效应的人,被称为安慰剂反应者,这类人的人格特点是:有依赖性、易受暗示、自信心不足、好注意自身的各种生理变化和不适感、有疑病倾向和神经质。

人群中,大约有35%的躯体疾病病人和40%的心理、精神类问题患者都会出现此种效应。   安慰剂药物和安慰剂医疗过程已证明对一大批病症有效,包括长期性疼痛、高血压、心绞痛、抑郁、癔病、精神分裂症、甚至癌症等,这是对神秘魔术、巫术、用水蛭放血、拜药王庙、仙丹等乱七八糟的疗法的实验继续。 也正由于普遍人群都具有此心理特点,才使江湖医生、巫医术士、邪教教主得以有活动市场,施展其术。   4、“安慰剂”效应的解释。

  (1)受试者期待效应——积极心理暗示的强大力量。 患者的病情缓解和生理变化,并不是由所服用的药物引起的,而是基于病人心理上对康复的期望,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必将如此”而产生的。

换言之,使你产生不同感受的信念真的能让你感受到不同。   (2)条件反射。 巴甫洛夫(Pavlov)经典条件反射实验表明,每次给狗喂食前摇铃,多次重复后,铃声一响,狗就会自动分泌唾液,原因是狗已经学习到将铃声和食物关联起来,形成条件反射。

所以,安慰剂使病人产生与有效药物相似的生物性条件反应,也许是其有效的原因之一。

  (3)情感支持。 研究安慰剂效应的哈佛大学教授托德·凯普查克(TedKaptchuk)认为,我们都渴望被关注、被倾听以及被爱,仅此即可使病症缓解,并刺激身体产生相应舒缓性生理反应,再次验证了心、身的联系。

  (4)病情自愈。 人体是一个具有自然康复能力的机体,会不断努力达到整个生化系统的动态平衡,即使被遗忘在无人问津的角落,其中一部分患者的病情也会自行好转。   (5)其他治疗产生的效果。

有可能部分患者偷偷地寻求其他的治疗方式,才是疾病好转的真正原因。   三、邪教中的“安慰剂”效应分析  安慰剂效应本质上属于暗示效应,药物的安慰剂主要是通过患者对药物的认识、感受以及服药行为本身引起的心理、生理的相互作用而产生效果的;而在心理学领域,则通过催眠治疗、暗示疗法、认知疗法、意向对话等,引导来访者心理向积极方向发展,进而改善身心症状。 邪教正是利用了这一现象,以塑造教主无所不能的权威形象、语言暗示和设置特殊环境作为“安慰剂”,诱使信徒“服下”,把由此安慰剂效应所带来的疾病和心理症状的改善,归因为教主的神奇和伟大,进而实施精神控制,蒙骗世人。

  邪教通过一系列的手段,无限拔高、神话教主,号称其拥有超自然的神力,能掌控宇宙和人类的命运,极力打造其高于一切的权威形象:如邪教“法轮功”的教主李洪志,鼓吹自己拥有四大功能,能帮弟子“消病业”,能推迟“地球爆炸”,是宇宙“主佛”;而“全能神”邪教的“女基督”,则自称为宇宙中的独一真神,创造宇宙万物,人类的一切祸福都由她决定。 这些邪教,一方面诱导信徒,若能听从教主的指示行动,则能受其神力保护,避祸得福,满足了信众求身体健康、平安、家庭幸福、甚至“圆满”、“上天堂得永生”等心理;另一方面,则通过谎言骗局、发毒誓、恐吓等手段,使信徒对背叛教主产生恐惧心理,从而建立了教主的绝对权威,为心理暗示效应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我们在生活中遇到不如意事甚至遭受重大打击都是普遍现象,例如久病不愈、家庭不和、事业受挫、人际困境、精神空虚、死亡恐惧等。

当问题迁延日久,无法靠自身力量走出困境时,总会寻求外在的帮助,如从亲人朋友的经验中,从科学、心理学、哲学、传统文化、宗教信仰甚至迷信风俗中寻求解决方法,部分群众却在此过程中,误入了冒用宗教的名义,剽窃、拼凑宗教及民俗迷信中的术语和做法,作为“良药”提供给信众的邪教。

  当人们面对人生困境,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而误入邪教后,在其强大的心理暗示下,相信一切都是命运或神的安排,只需把一切交给“师父”或“神”即可,客观上会促使他们放下之前纠结难化的“心结”,产生原来如此的“顿悟”,心理上有所放松;同时,当他们相信只要按照教主的要求去做甚至只要信仰,就一切必然好转的心理预期下,安慰剂效应启动,必然引起部分人身体的相关反应,将有助于其身心症状的缓解,甚至疾病痊愈。

这在很多邪教痴迷者中都有报告,他们多是具备相应人格特质的安慰剂反应者,其好转的身、心疾病亦与安慰剂效应研究中有效的病症相对应。   同时,信徒在邪教组织精心设定的拒绝一切外界信息输入(不看书报、不看新闻等)的“感觉剥夺”环境中,注意力集中在“学法”“讲真相”或“吃喝神话”、“传福音”中,反复接受邪教的心理暗示;此外,邪教通常要求信徒只讲练功或信教后的好处,严禁传播对其不利的负面经历,在有意设置的神奇“见证”中,心理暗示效应在从众心态下相互加强;而且,在逐渐形成了以“功友”或“兄弟姐妹”为主要生活人际圈后,信徒的情感支持、爱与归属等心理需要在小范围群体中得到满足,进一步扩大了安慰剂效应。

这些身、心症状的良性转变,成为了他们深信邪教的第一手证据,影响深远。   天长日久的重复下,邪教信念进入潜意识的自动化模式,将会形成相应的身心条件反射反应:在邪教痴迷者从事有关邪教活动时,生理上会表现为脑内类吗啡类物质大量分泌,肌体产生放松、舒适反应,心理上产生积极、愉悦的感受。 脑神经科学研究表明,若这种体验式的经验得到反复强化,将会改变其大脑的相关物质分泌,激发、建立相应的生化电磁通道,形成牢固的神经回路,甚至改变基因表达,进而“成瘾”。 如此,则他们沉迷的时间越长,痴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