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锺书逝世二十周年(3)

环亚备用网址

2018-10-04

大叩则大鸣,小叩则小鸣杨家在无锡沙巷住过,从钱家老宅步行至此,不过15分钟,但已无处寻觅从前的痕迹。

在钱静汝看来,当年杨家的层次要比钱家高一点。 无锡钱家是近现代才崛起的,无锡杨家却是渊源深厚、历史悠久、在当地拥有很高知名度的名门望族。 这不仅因为杨家久远的书香传统以及显赫的官宦背景,还因为其创立了无锡历史上也是国内最早的民间资本企业业勤纺织厂,开启了无锡民族工商业的序幕。

庄若江如此分析。

据其考证,无锡杨家主要分为两支,一为从官宦到经商的旗杆下杨家,一为读书办学的学前街杨家,还有一支留芳声巷杨家是从学前街杨家分出来的杨绛一家与其关系更近。

读书办学的这一支杨家,并非固守传统,不知变通。 戊戌变法前,教育家杨模就在无锡创办了中国最早的新学堂之一俟实学堂。

此外,族中留洋者亦不少。

杨绛的父亲杨荫杭两度留洋,是位进步青年。 在杨绛笔下,父亲出国前是鼓吹革命的激烈派,回国后成了卫护民主法治的疯骑士,担任过江苏和浙江高等审判厅长,但任职不久,就因在一桩恶霸杀人案中坚持司法独立,得罪了浙江督军和省长,被调回北京。 这种性子,为官自然不能长久,杨荫杭很快就辞了职,带着妻子、孩子回了乡。

杨荫杭的三妹杨荫榆也曾两度留洋,获得过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1922年回国后不久,就被北洋政府教育部召至北京,任命为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也是中国第一位女性大学校长。 可惜杨荫榆性格倔强、管理粗暴,很快就因反对学生学潮引发众愤而被免职。

许多人只知杨荫榆在女师大事件之中的作为,却不知其在日寇陷苏州时庇护乡邻,因怒骂日军而遇害。

杨绛不太喜欢自己的这位姑母,自称感情冷漠,但也因此对她的了解倒比较客观。 在杨绛眼中,三姑母挣脱了封建制度的桎梏,就不屑做什么贤妻良母。 她好像忘了自己是女人,对恋爱和结婚全不在念。 她跳出家庭,就一心投身社会,指望有所作为。 她留美回国,做了女师大的校长,大约也自信能有所作为。 可是她多年在国外埋头苦读,没看见国内的革命潮流。

在大部分江南家族还在固守崇儒传统时,杨家就已踏出了开风气之先的一步。

待到杨绛这一辈,姊妹几个相继被送入女校读书。 用庄若江的话说,因为睁眼看过世界,所以愈发开明。 虽然孩子们很小就被送入学,杨荫杭却并不对他们多加要求、管束,甚至认为女孩子身体娇弱,不宜用功。 杨绛高中时还不会辨平仄声,杨荫杭却说,不要紧,到时候自然会懂。

一天,杨绛果然四声都能分辨了。 杨荫杭踱过廊前,敲窗考杨绛某字什么声。

杨绛说对了他高兴而笑,说错了他也高兴而笑。 杨荫杭的教育理论是孔子的大叩则大鸣,小叩则小鸣,让女儿顺着自己的天性发展,只是因势利导,并不多干预。 杨绛的小妹妹杨必也得家中娇宠,调皮爱闹,会趴在大人膝上学小狗,是家中最能逗趣的人。 家人并不拘束她,任她随性发展。

杨必从震旦女子文理学院毕业后留校当了助教,还兼任本校附中的英语老师。 傅雷曾请她教儿子傅聪英文,并鼓励她翻译。

后来,她果然翻译完了英国小说《名利场》,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杨绛曾从二姑母处得知,清末状元张謇赞过杨荫杭为江南才子,后来又从钱锺书那里,看过张謇给钱基博的信,称其为江南才子。 她感慨自己从一个才子家到又一个才子家。

事实上,她嫁入钱家却并非这样简单。 83年前,杨绛先是在苏州庙堂巷自家大厅与钱锺书举行了新式婚礼由她的父亲主婚,陪有伴娘伴郎、提花篮女孩、提婚纱男孩,还有乐队奏《婚礼进行曲》,钱、杨二人行三鞠躬礼、交换戒指;接着,他们又匆忙换装,来到了无锡钱家,继续旧氏婚礼进门先是放爆仗,随后在正厅对着长辈一一行磕头礼,再是拜家祠、拜灶神,吃团圆昼饭,宴请宾客,还有宾客唱起了昆曲助兴。

婚礼一结束,两人都折腾得病了。

其实,婚礼前钱锺书曾抱歉地向岳父说明,季康过去得磕一个头。 杨荫杭虎着脸,很不高兴。

在他看来,跪叩为前清废礼,中华民国没这个礼。 就连钱静汝也替杨绛委屈。

婚礼那天,杨绛就是在那个正厅里,跪下来向长辈磕头。 她坐直身子,特意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厅堂,杨家很洋气,一般这种新派的女孩子,是不愿意遵循这种旧礼的。 大阿姆很不容易,会烧家乡菜,会打毛衣,缝缝补补,非常能干。 我去他们家吃过饭,她的红烧肉烧得真好吃。

她真是最贤的妻。

杨绛自己却没那么多委屈:我由宽裕的娘家嫁到寒素的钱家做媳妇,从旧俗,行旧礼,一点没有下嫁的感觉。 叩拜不过跪一下,礼节而已,和鞠躬没多大分别。 如果男女双方计较这类细节,那么,趁早打听清楚彼此的家庭状况,不合适不要结婚。

抗战时期在上海,生活艰难,从大小姐到老妈子,对我来说,角色变化而已,很自然,并不感觉委屈。

为什么?因为爱,出于对丈夫的爱。

我爱丈夫,胜过自己。 而钱瑗,便是在这样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中成长的。